bel ami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_(:зゝ∠)_

【麦r】向恶势力低头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私设有ooc也有
一点76r 提及
所有脑洞都源自这张手贱的改图😂

   早上醒来,旁边还有一个性感的要命的大胸翘屁股女孩。
   麦克雷一直以为他会以这样的形式活到被人干掉的那一天。
   可现在,他想不会有那一天了。
   尽管他身边有个符合他想象的
  男人
  正掐着他的脖子。
  “所以你他妈到底是要去蹲监狱,还是加入暗影守望。”
  “请问有五险一金吗?”
  “……”
  “没有吗,那带薪休假呢?”
  “……”
  “也没有?你们真的是正规组织吗?”
  脖子上的力气越来越大,麦克雷忍不住想翻白眼。
   而他确实也这么做了。
   他面前的人松了松手上的劲儿。
   “好吧好吧,我会加入暗影守望。”
   蹲监狱到哪里去找胸这么好看的人。
   他不会承认在对面那个深色皮肤的美人儿想着怎么搞死他时他也这么想着。
  “最后一个问题。”
  “行吧,你说。”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弄死他。
  “组织包办成员的婚姻吗?”
  咔哒——
  “莫里森,我能现在毙了他吗!”
  
   

  “为什么我还需要训练?像我这样的牛仔是……”
  咚——
  旁边的门框被砸出了凹陷。
  麦克雷吞了吞口水决定收回他刚才说的话。
  “你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
  “长官,你这样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所以别问为什么当天麦克雷断了三根肋骨。
  
  

  “你来教我?”
  “嗯。”
  “为什么是你!昨天那个拿枪的漂亮的大胸姐姐呢?”
  “哦,你说安娜吗?大概……是因为人手不够?”死小子,终于落到我手里了。
  嗯,麦克雷安慰自己,别害怕,那个男人的表情一点也不狰狞,他只是来教我一些东西。
  第二天躺在医务室里的麦克雷大概想明白莱耶斯是来教他什么的了。
  如何成为医务室贵宾?
  嗯,听起来意外的不错?

     

  麦克雷已经一个星期身上没有任何伤了。
  也就是说他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莱耶斯了。
  怪想念那段天天躺在医务室里的日子了。
  叼着雪茄的牛仔想到。
 
 
 
  莱耶斯执行完任务回来的那天就被麦克雷缠住推着往训练室里走。
  “师傅,我已经有一个星期什么事都没得做了。”
  “所以你找打来了?”
  “听着,麦克雷,虽然我很想满足你现在的要求,但是我现在需要休息。”
  “老师,你变了。”
  “哦?”
  “你居然会需要休息,你是不是哪里受伤了,我帮你检查检查。”
  说着牛仔突然发力,借着体重把莱耶斯按倒在地。
  莱耶斯的头狠狠地撞在了地上。
  麦克雷顺势骑在了他的腰上,双手也开始不规矩地在莱耶斯的身上描绘着肌肉纹路。
  头上剧烈的疼痛让莱耶斯思维涣散几秒。
  当他回过神来时,麦克雷的手已经摸到了他的屁股,对方甚至还在上面捏了一把。
  看来他是真的需要休息,我都摸了他这么久他都没什么反应,麦克雷这样想着。
  下一秒,他就被莱耶斯掀翻在地。
 
 

  在麦克雷又一次成功地在医务室里呆了整整四天后,莫里森找到了他。
  “杰西,你知道的,加比他……”
  “没事儿,指挥官,我明白,我不会再在莱耶斯长官出完任务精疲力竭的时候打扰他休息,我能理解他的。”
  “哦,杰西,我不是这个意思”
  “???”
  “加比让我转告你说下次再有这种事他会让你一个月起不来床。”
  “真是……一点儿都不出乎我的意料呢。”
  “还有……”
  “还有事吗指挥官。”
  “你他妈下次再敢摸加比的屁股我会让你脑袋开花的。”
  所以麦克雷下一次的动作改为了摸胸。

【無駄親子】关于吻这件事儿

  初流乃什么时候能像被人家的小孩那样给他一个亲亲呢?

  Dio扶着头,懊恼地想着。

  虽然他没怎么尽过自己的责任,也没给儿子多少父爱,但是他家初流乃也不能对他视而不见呀。

  Wryyyyyyyyyy

  Dio想起昨天晚上和儿子去超市买面包时,儿子脸上始终挂着的温柔的笑容,还有那礼貌的问候,连付款时询问的声音都柔软得能滴下水来。

  莫名其妙的,Dio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像是吃到糖的小孩子。

  但是那些美好的东西都不属于他。

  像是突然意识到这一点,DIO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觉得有一点累,虽然他的体质不会让他感觉到任何疲劳。

  DIO重重的到在床上。

  他只是想一个人安静的呆一会,就算浪费一个美妙的夜晚也是值得的。

 

  当乔鲁诺回到家时,发现DIO卧房的灯还亮着:“奇怪,padre平时这会不是应该出去了吗?”

  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开着灯的房间,意外的发现DIO已经睡着了。

  乔鲁诺的视线胶着在DIO平静的睡颜上,想不到那个平时骄横放浪的人睡着时竟会如此……优雅

  窗外的清风徐徐的吹来,掠过DIO一头傲人的金发。

  “真是不让人省心,都活了这么久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乔鲁诺轻轻地拉上了Dio忘记关上的窗帘。

  “晚安padre”乔鲁诺吻了吻Dio的脸颊,走出了房间。
  被窝里传来闷闷的笑声。

  好不容易给DIO爷塑造的忧郁小王子的气氛

饿

很饿

非常饿

作为一个冷CP患者,常常徘徊在饿与饿死的困境之间,看着各种太太偶尔放出来的安利,我表示很受伤

虽然自己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好吧,其实就是脑洞】,但作为一个懒汉,也只是想想而已【哭死】,想写文【小学生作文你们会看吗】,想画画【我就呵呵不说话】,感觉人生都灰暗了

请问天台还有空位吗